投资

如今,全球各地都在推行能加强消费者保护、促进税收透明化、完善冲突管理和风险管理的监管法规。那些率先做出改变的市场所得到的经验表明:财富管理者必须改变其商业模式,为了在市场中生存下来,甚至常常需要缩减利润空间。如今在亚洲,这些改变已经迫在眉睫,本地的财富管理行业需要找到方法来适应新的规则。 法律合规将成为接下来数年亚洲财富管理行业最大的战略支出点。该地区预计将有42%的战略预算用于法律合规,而美国和欧洲分别仅为10%和13%,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许多国家已经完成了向新型监管制度的过渡1。亚洲资产管理行业相 对年轻,人口不断增长,这些都预示其将会仿照美国和欧盟 (EU)曾经发生过的模式,设计出更多保护消费者的法规。 通过研究其他国家的财富管理者如何应对类似变化,亚洲的 财富管理者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从根本上讲,亚洲的财富管理公司应为越来越多的审查做好准备,合理决定是应该将合规工作外包,还是配备额外的合规员工,以便避免出现问题 和/或遭受罚款。 对客户和监管机构而言,收费和投资建议的透明度是监管制度中最重要的方面。2015年全球CFA调查显示收费/佣金透明是影响客户对投资公司信任度的最重要的两个因素2。我们可以预计,亚洲也将逐渐出现与新颁布的《2016年美国劳工部 受托人规则》类似的法规,要求顾问应全心全意为代理人的 利益服务,并向其明确披露收入安排。这样的监管法规能够 鼓励顾问做出更简单易懂的咨询方案,与退休资产有关的时候尤其如此3。此外,这种监管法规能鼓励竞争,从而降低财 富管理费用,而顾问公司的收入压力也将随之增大。 科技的发展,也使得小投资者们能接触更多的投资选择,从而使投资行业变得比以前更加民主。这个过程正在世界各地发生,包括整个亚洲。这些变化让财富管理者能够以更低的精力和成本来招揽客户;然而,它们也让监管机构忧心忡忡,促使他们更加强调保护消费者权益,确保达到特定的适应性标准。我们预计将看到更多围绕产品挑选和新披露要求等受托责任建立的法规。例如,香港证监会目前就在研究几份旨在保护消费者、促进竞争的协商和研究报告。 网络安全和隐私安全是合规领域的另一大挑战。2016年5月, 香港金融管理局推出了网络防卫计划,旨在减少香港银行遭 遇网络袭击的风险。该计划包括一个网络防卫评估框架,一个专业培训计划和一个网络风险资讯共享平台4。同月,新加 坡金融管理局在亚洲网络风险峰会上发布了新加坡网络风险管理项目5。虽然这些初期的举措主要针对银行,我们还是可以预见它们将在不久的未来会作用于更广阔的金融领域,包 括资产和财富管理者、投资银行、企业财务运作和大型资产所有者。除了用法规保护网络空间之外,我们预计还会出现 更多为保护客户数据而进行的额外审查。 科技和云计算技术使财富管理者能够通过采用新型技术和平台提供商来保持竞争力,改进流程,提升服务或改善分配。由于此类趋势也将带来新的网络风险,因此监管机构会采取适当的措施来审查提供商,监控其隐私和安全标准。网络问题的出现是必然的,只是时间问题。因此,客户希望财富管理者制定完善的程序来鉴别风险,保护他们的资产,检测问题,对问题及时反应,并帮助他们追回损失。 多国司法居留许可/多国资产和税务报告正在成为常态。“巴 拿马文件”显示的只是境外避税的冰山一角。德国、英国、 中国和美国等国家最近已经出台措施,将境外市民和公司实体所欠税款收回本国。税收透明、遵守国内国际税收法对于绝大部分亚洲的财富管理者而言势在必行;然而,履行这些 义务正在变得愈发昂贵和复杂。 管理利益冲突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金融服务业极易出现利益冲突,对于进行集资投资、信息交易的大型全球银行尤其 如此。一份普华永道报告表明,在金融服务领域,下列几种 类型的冲突相当普遍:任人唯亲、送礼、外间受雇、自利交易、内幕交易、行贿受贿/收取回扣、与当事人有或曾有不正当关系和不正当得利6。在应对这些冲突方面,亚洲法规有时并不健全,或者还未生效7,8。要想吸引新的资本注入,保持国际竞争力,亚洲市场和监管法规仍然需要进一步改变。 监管机构介入越来越多。财富管理者的重要角色就是为客户提供建议,帮助客户投资资产。财富管理者及其客户会面临 周期性的风险9。因此,监管机构既要确保财富管理者能够让他们的客户获益,又要维持资本市场诚实守信的良好环境。 同时,我们可以看到,全球市场正在形成一种监管模式,这 不可避免地会对亚洲的监管法规产生一些冲击和影响。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美国金融业监管局正在培训他 们的分析师使用大数据进行实时分析,发现不同行业和时段 的交易规律,以便对系统的滥用进行调查并有所洞察,在此 基础上制定法规。SEC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也对私人基金注册 和报告过程进行了现代化改革。近期,SEC的货币市场基金改 革也最终定案。2016年3月,SEC发布了4条试行规则、一条与修订现有法规有关的置评请求,以及几条新的监管法规, 涵盖了投资顾问和共同基金、交易所买卖产品、流动性风险 管理和金融衍生工具等的数据报告。压力测试和行业过渡计划条例也已在去年发布10。亚洲资产管理行业对此类行为的监 管现在仍比较落后。预计许多亚洲国家未来的监管法规很可能会向美国和/或欧洲靠拢。 行业专家预计接下来几年财富管理行业在监管法规方面的额 外花费可能会增加50到100个基点11,而企业更希望将这笔支 出转嫁给他们的客户。然而,由于新法规鼓励竞争和费用透明,因此将增加的支出全部转嫁可能会非常困难,从而导致利润压缩。美国、英国和瑞典的财富管理市场的调查显示, 这些增加的支出,财富管理者承担了绝大部分,为此,他们 不得不采用新的运营模式和战略12。对于小型管理者,将法律合规事务外包给第三方也不失为一种解决方案,当然前提是他们已经完成了对供应商的尽职审查和监督。大型公司则已 经开始建立企业内部的合规职能部门。他们的规模使其能设 立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的相关标准,而他们强大的市场影响力也能使其影响监管机构,有助于建立更加公平、简单的规 则。无论企业选择何种战略,一成不变都不是明智之举:法规的监管和执行只会愈发严格,企业应通过合规手段确保不会从竞争中掉队。     1 EYGM有限公司。《你客户的需求能成为你的竞争优势吗?体验因素:财富管理的新增长引擎》(2016)可点击链接查看:www.ey.com/Publication/vwLUAssets/EY-could-your-client- needs-be-your-competitive-advantage/$FILE/EY-could-your-client-needs-be-your-competitive-advantage.pdf.
 2 特许金融分析师协会。《从信任到忠诚:投资者想要什么》(2015)
 3 Sutherland Asbill & Brennan LLP 《劳工部受托人规则》可点击链接查看:www.dolfiduciaryrule.com. 4 香港金融管理局。《金管局于网络安全高峰会宣布推出网络防卫计划》(2016)可点击链接查看:www.hkma.gov.hk/eng/key-information/press-releases/2016/20160518-5.shtml. 5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网络风险管理的大胆尝试: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执行董事Bernard Wee 2016年5月16日在亚洲网络风险峰会上的开幕词》。可点击链接查看:www.mas.gov.sg/ News-and-Publications/Speeches-and-Monetary-Policy-Statements/Speeches/2016/A-Bold-Approach-to-Cyber-Risk-Management.aspx. 6 普华永道《FS观点:信任的问题:管理金融机构中的个人利益冲突》(2012)可点击链接查看 www.pwc.com/us/en/financial-services/publications/viewpoints/assets/pwc- financial-institution-conflicts-of-interest.pdf.
 7 宏思研究院《内幕交易规则的全球比较》《国际会计杂志》2013年第一期第三卷报道。可点击链接查看 www.macrothink.org/journal/index.php/ijafr/article/viewFile/3269/2976. 8 Conventus法《亚太反腐败法》(2015年),可点击链接查看 www.conventuslaw.com/report/anti-corruption-in-asia-pacific.
 9 德勤会计师事务所《2017年投资管理展望》(2016年)可点击链接查看 www2.deloitte.com/us/en/pages/financial-services/articles/investment-management-industry-outlook. html#.
 10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成就:2013年4月到2016年10月》,可点击链接查看 www.sec.gov/about/sec-accomplishments.htm.
 11 荷宝集团《资产管理的未来》(2016)可点击链接查看 www.robeco.com/images/201604-the-future-of-asset-management.pdf.
 12 麦肯锡顾问公司《麦肯锡2014全球财富管理研究》 

Adeline Tan | 06 六月 2017
tiles1

联系我们

与美世顾问对话

back_t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