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

智慧城市。互联城市。智能城市。敏捷城市。数据驱动城市。综合型城市。区块链城市。可持续城市。面向未来的前瞻性城市。今天的城市并不乏远见、抱负和天才。然而,城市必须吸引外国直接投资,以及蓝筹股公司、初创企业和顶尖人才,并获得最佳技术,方可推动增长。 但是全球 GDP 增长之源已日新月异。人们关注未来最具竞争力的智慧城市的命运,因为这些城市中许多都是被忽视的城市区域,它们有机会赶超拥有世界上最成功员工和企业的老牌特大城市。这些智慧城市致力于投资建设能够提高城市服务质量和绩效的信息和通信技术,如能源和交通等等,全力争夺高技能人才,这些人才将维持并保障其企业的持续发展和增长。 雇主和人才面临的问题   在决定去哪里工作、生活和成家立业时,这些人才会优先考虑美世近期研究:以人为本:推动新兴特大城市的发展中所提及的人的因素和社会因素。该研究要求员工根据重要性对 20 个决策因素进行排序,其中四个核心元素分别是:人、健康、金钱和工作。在决定在哪个城市生活和工作时,受访者将人的因素,譬如总体生活满意度、安全保障、环境因素以及与朋友和家人的距离等列为最重要的因素。 此外,从印度加尔各答到尼日利亚拉各斯,这项研究还对一些增长最快的全球性城市进行了分析,探讨这些城市如何实现经济增长,吸引人才,让新居民蓬勃发展,并为其公民创造更美好的生活。世界各地的城市领导人和政策制定者可以从这些洞察中汲取宝贵的经验教训,这些经验教训不仅是维持经济增长所必需的,而且也是推动经济增长必不可少的一环。 事实上,全球城市化程度日益提高,高技能人才稀缺,无论是雇主还是城市都在寻找有关重要生存问题的答案: ·  哪些因素可以促使专业人士移居特定城市? ·  无论是不断涌现的初创公司,还是纷至沓来的独角兽企业和全球知名集团,它们对于高水平技能人才是求贤若渴,雇主和城市应该如何利用新兴热点留住这些人才呢? ·  高效员工到底想从雇主和居住城市得到什么? 答案可能在于全球新兴特大城市如何优先从城市发展模式追随者转变成全球性强力参与者。因此,对于表现出巨大成功潜力并长期保持成功的城市,抽取一些样本进行比较研究,的确会大有裨益。这类城市的共同点是承诺提供机会和资源方面的区域优势,以各自方式将自己打造成翻版硅谷,未来技能水平最高的人才可以在这里茁壮成长,在发展人工智能和先进技术的同时,让城市的生活富有意义。 从海得拉巴到其他竞争者   印度南部特伦甘地首府海得拉巴就是新兴特大城市的典型例子。海得拉巴拥有 800 万人口,是印度第六大人口密集城市,全球信息技术中心的美誉与日俱增,人们广泛称之为"印度硅谷"。(特大城市的定义是指人口达到 1000 万或以上;本文所讨论的城市中,有的已达到此标准,有的预计即将达到。) 海得拉巴在发展信息技术的同时,也大力发展汽车工业、医药以及传统农业基础。海得拉巴目前正在进行自我升级,投入巨资建设数字和房地产基础设施,以吸引信息技术公司落户,特别是建设海德拉巴科技城,海德拉巴科技城是一座面向美国信息技术巨头、拥有最先进技术设施的城镇。随着国际和国内品牌纷纷落户于此,零售业也蓬勃发展。 相比之下,规模稍大的钦奈市(2017 年人口为 900 万,2014 年 GDP 为 590 亿美元)被称为"印度的底特律",引领印度的汽车工业,但软件服务、医疗旅游、金融服务和硬件制造业(以及石化产品和纺织品)的增长也增加了这座城市的经济深度。钦奈市还是信息技术和业务流程外包服务的主要出口商。 单就经济规模而言,中国的新兴特大城市令人印象深刻。成都 2014 年 GDP 为 2340 亿美元,2017 年人口为 1400 万,是中国西部第一大都市区,这座城市的新兴产业蓬勃发展,尤其是节能环保产业,高水平人才趋之若鹜。 事实上,成都非常重视发展"新能源"产业(材料、混合动力和电动汽车以及信息技术),并因此推动了成都的发展。同时,中国第二大东部城市南京(2014 年 GDP 为 2030 亿美元,2017 年人口为 700 万)的主导产业是服务业,而这座城市的服务业又以金融服务、文化和旅游业为主。信息技术、环境保护、新能源和智能电网正在成为南京的新晋支柱,许多跨国公司都在南京建立了研发中心。几年来,南京的失业率一直低于中国的全国平均水平。 从肯尼亚到哈利斯科   尽管中国和印度可能主导新兴经济体的规模,但其他地区在新兴大城市地图上也有突出表现。内罗毕不仅仅是肯尼亚的首都和规模最大的城市;而且人口有可能从 2017 年的 400 万增长到 2030 年的 1000 万。内罗毕是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和世界银行等 100 多个国际组织的所在地,也是主要制造业和信息技术公司的区域总部,无论是今天的经济,还是未来的经济,内罗毕均有一席之地,并且这座城市还具有农业优势。 同样,瓜达拉哈拉(2014 年 GDP 为 810 亿美元;2017 年人口 500 万)不仅仅是墨西哥哈利斯科州的首府和规模最大的城市。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瓜达拉哈拉被称为"墨西哥硅谷",被认为是墨西哥最具投资吸引力的城市。在某种程度上,瓜达拉哈拉属于社会/文化中心,举办国际电影节和国际书展,与高科技工业、化学和电子制造业的发展相得益彰,犹如半球形磁铁,吸引人才不断涌入。 这些城市都以自己的方式吸引人才,为高技能员工创造能够跨越多层面发展的环境。这就需要以人为本,关注对他们而言最为重要的事情。关于促使人们移居某个城市的驱动因素,美世公司的新兴特大城市研究表明,雇主对此经常会有所误解:人和社会因素比金钱和工作因素更重要。对于新兴特大城市来说,硅谷模式可能是一个强有力的理想战略,但无论哪种情况,这些城市都必须证明无论是今天,还是未来,它们都是宜居之地。 最初发表于BRINK News。

David Anderson | 22 八月 2019
tiles1
养老

亚洲养老金制度正面临严峻挑战。该地区正经历着人口巨变,人口迅速老龄化,出生率下降。但是,由于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和低利率,该地区的投资回报相对较低。. 该地区的健全退休制度相对缺乏,许多亚洲国家/地区将难以提供足够的养老金。政府现在需要采取积极行动,以减少财政压力,避免年轻人和老年人之间发生代际冲突。. 根据 2018 年墨尔本美世全球养老金指数 (MMGPI)(该指数基于充足性、可持续性和完整性对全球养老金制度进行排名),在过去 40 年中,亚洲地区大多数国家/地区的预期寿命增加了 7 至 14 岁。该预期寿命平均每四年就增加一岁。在过去 40 年中,65 岁老人的预期寿命明显增加,增加幅度最低为印度尼西亚的 1.7 岁,最高为新加坡的 8.1 岁。. 世界大部分地区都面临着与人口老龄化相关的类似挑战,各国也在推行类似的政策改革。这些措施包括提高养老金领取年龄,鼓励人们工作更长时间,提高为退休资金预留的基金水平,减少人们在达到退休年龄之前可从养老金帐户中提取的金额。. 2018 年 MMGPI 调查结果凸显了基本问题:亚洲各国政府可以实施哪些改革来改善退休收入制度的长期效果? 要创建世界一流的养老金制度,首要的当然是确保充足性和可持续性之间的适当平衡。短期内提供丰厚福利的制度不太可能持续,而可持续多年的制度通常仅提供适度的福利。 如果不更改退休年龄以及获得社会保障和私人养老金资格的年龄,退休制度的压力将会增加,这可能威胁到为老年人提供的经济保障。增加女性和老年工人的劳动力参与可以提高充足性和可持续性。 日本、中国和韩国的排名接近美世指数的底部。这些国家的养老金制度不能代表支持当代和后代退休的可持续模式。如果保持不变,这些国家将面临社会冲突,因为养老金福利无法在几代人之间平均分配。 例如,日本正在采取措施改革养老金制度,逐步将大约 340 万公务员的法定退休年龄从当前的 60 岁提高到 65 岁。目前,日本退休人员可以选择在 60 岁到 70 岁之间的任何时候开始领取养老金,65 岁或以上的人每月可以领取更多养老金。 日本拥有世界上最高的预期寿命和最低的出生率,预计人口将会减少。这种情况充满挑战性,现在已导致技能短缺,将进一步影响日本不断缩小的税收基础。日本政府可能通过鼓励更高的家庭储蓄水平和继续增加国家养老金覆盖面来改善养老金制度,因为 49% 的工作年龄人口不在私人养老金计划范围内。如果引入一项要求,即退休福利的一部分必须视为收入流而不是一次性付清,这将提高社会保障体系的整体可持续性,同时降低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因为这会提高维持当前养老金支付水平的可能性。. 中国面临着不同的问题。中国独特的养老金制度包括多种计划,分别面向城市和农村人口以及农村迁移人口和公共部门工作人员。城市和农村系统有现收现付的基本养老金,它由统筹帐户(来自雇主缴费或政府支出)和个人帐户(来自员工缴费)组成。一些雇主也提供补充计划,特别是在城市地区。. 中国的养老金制度可以通过增加工人养老金缴费来改善,从而提高工人的整体退休保障,并增加对最贫困退休人员的最低保障。此外,还应引入一项要求,即补充退休福利的一部分必须作为收入流。政府应该向养老金持有人提供更多投资选择,以允许他们更多地接触增长型资产,同时养老金计划应该改善与成员的沟通。 香港应该考虑引入税收激励措施,鼓励成员自愿缴纳,从而增加退休储蓄。香港还应该要求将部分退休金作为收入流。随着预期寿命的提高,年龄较大的工人应该留在劳动力市场。 韩国是贫困人口养老金制度最薄弱的国家/地区之一,只有百分之六的退休人口领取平均工资。改善韩国养老金制度的措施可能包括:提高对最贫穷的养老金领取者的支持水平,引入一项要求(即私人养老金计划中的部分养老金将视为收入流),并提高总缴费水平。 新加坡结构完善的养老金制度在亚洲地区名列前茅,并且在可持续性方面有所改善。新加坡的中央公积金退休制度为其成员提供了灵活性,这些成员包括所有新加坡就业居民和永久居民。但是,还可以采取更多措施。例如,应该减少建立税务批准的集团公司退休计划的障碍,中央公积金也应该向占劳动力三分之一以上的临时非居民工人开放。中央公积金成员提取储蓄的年龄也应该提高。 由于养老金制度是代际问题,因此需要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待。养老金系统是任何市场上最大的机构投资者之一,应该越来越认识到作为受托资本管家的重要性,包括管理风险,如气候变化。 随着亚洲老龄化人口持续进入 70 乃至 80 年龄段,确保充足和可持续的退休收入至关重要。雇主和决策者的重点应该是提高退休年龄,扩大工人私人养老金的覆盖面,以及鼓励财务规划和早期储蓄。 文章最初发表于日经亚洲评论。

David Anderson | 03 四月 2019
tiles1
创新

成长型经济体正在给商业世界带来众所周知的震荡,而连锁反应将导致所有组织受到波及。虽然传统的商业理念将帮助一些领导者顺利通过艰险,但要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中取得真正的成功,是在任何商学院课程中都学不到的。 无论是初创企业还是财富 500 强的领导者,都在忙于应对快速无国界的新闻周期、加速的城市化、新技术、全球市场的诞生以及大量的廉价资本。在这纷繁的局面中,我们都在努力解决同样的核心问题:我们如何能够跟上快节奏的世界,避免落伍? 有些人会试图利用商学院原则来寻找答案,但是对于这个根深蒂固的难题,其解决方案不仅仅是要变更运营、采纳技术和改变业务结构。而是需要一些 意识形态上的元素。希望跟上节奏的领导者和公司必须秉持成长心态,培养成长文化——要有识别和把握新机遇的远见、勇气和聪明才智,并且要保持 这一状态。 第1步:认识到改变的必要意义 从前主宰世界经济的西方强国正在“把全球经济领导者 的指挥棒”交给亚洲、中东、非洲和拉丁美洲的成长型经济体。这些经济体正在对商业世界重新洗牌。自 2008 金融危机以来,这些地区贡献了全球经济增长的 80%1 以上,可见其非凡之处。到2050年,他们将主宰全球10大经济体2. 除了业务发生地的变化,现在开展业务的方式也有所转变。数字、移动和社交媒体正在改变客户体验,颠覆行业和企业并创造新的行业和企业,而劳动力技能和人口组成也需要相应改变。仅在亚洲和非洲,移动技术和解决方案就有惊人增长。不仅支付行业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整个社会和商业互动体系也天翻地覆。 一言以蔽之,世界正在改变,并且非常迅速。 具有成长心态的领导者希望扩大战略选择,加速创新。他们知 道,通过设立明确目的,以人才为核心,他们就可以利用外部环境,为自己创造优势。领导者只有了解新的潜力、新的局势和竞争的可能性并为之受到鼓舞,只有面对随之而来的挑战而无所畏惧,才能取得成功。  第2步:采用新的思维方式 本质上来说,成长心态是一种深刻的根深蒂固的理念,影响人的决策方式。有成长心态的人会在面对挑战时愈挫愈勇;他们会将之视作开阔眼界、学习新事物、从经验中吸取教训的机会。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下,即使是在最困难的环境中,他们也能实现有利可图的业务增长。 而不具备这种心态的人将因为不确定性而感到威胁、失去勇气。以Carol Dweck在《思维模式:新的成功心理 学》(Mindset: The New Psychology of Success)中对僵固思维模式CEO的案例研究为例。在该书中,她解 释了僵固思维模式为何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我们自负的原 因,以及自负为什么会让我们弄巧成拙。Dweck提到, 一些僵固思维模式的CEO认为,一些人比其他人优越并且需要证明和显示他们的优越,所以他们利用下属来满足这种需求,而不是促进下属的发展3。由于不接受不同的观点,或不愿意听取相反的观点,最终,僵 固思维模式的领导者将牺牲公司的长期成功,甚至于加快公司的灭亡。 要在不断扩大的全球舞台上激起有意义的变革并保持竞争力,成功的领导者就不能沦为僵固思维模式的牺牲品。他们必须继续寻求“阿尔法”,鼓励增长,不懈执行。 第3步:量变导致质变—分享热 情,激励团队 真正成功的领导人说,“成功需要1000个良好决策”。这就是说,在每个回合作出最高质量的决策,每次都胜过竞争对手,将在长时间后带来累积效应。对业务组合保持一贯的开放成长心态,并长期保持,将导致指数级的增长。就像复利一样,增长决策不断叠加,将在整个组织提升竞争优势。 虽然成长思维的概念在本质上非常简单,但要在员 工群体中不断培养这种心态,仍然是一个挑战。美 世在横跨57个国家、26个行业的800家组织中进行了调查,调查发现,只有2/5名员工表示他们的 公司具有令人信服、与众不同的价值主张。在这项 研究的基础上,美世开发了《蓬勃发展的模型:在颠覆性时代取胜》(Thrive Model:How to Win in an Age of Disruption)。该模型强调,在变革的时代,企业需要培养“以成长为中心”的文化或成长心态——向员工下放权力,专注于包容性、归属感和创新4。 对于领导者来说,他们必须将推进和促进这种观点视为优先事项。研究表明,相比僵固心态公司,有成长心态文化的员工对公司的信任度高 47%;对公 司的未来有责任感和做出承诺的可能性高34%;认 为公司支持承担风险的比例高65%;而认同公司促 进创新的比例高49%5。 要培养成长心态和成长文化,首先要谈论它。热情可以感染他人。伟大的领导者通过分享自己的愿景来激励他人。通过讲述引人注目的故事,领导者不用发布行政命令,而是提出更宏大的设想, 摒弃有关盈利的内容,阐明深层的原因,即可由此激发变革。正如Simon Sinek所说,“ 如果你谈论你的理念,就能吸引有相同理念的人。”  第4步:实现指数级增长 跟上不断变化的世界,可以释放非同寻常的潜力。成长型经济体拥有全球90%低于30岁 的人口6,这意味着到2030年7,全球达到工作年龄的人口有85%都在成长型经济体中。 因此,2005年到2013年在全球财富500强榜单上的成长型经济体跨国公司增加了240%也就不足为奇8;换而言之,到2030年,这些市场将贡献世界GDP的将近60%9。 成长心态会为现有市场及许多新领域的机遇开启大门。在全球快速变化的图景中预测并满足市场需求的公司和领导者将影响和启发更多人。他们将展示他们的价值—不仅是在本地,而是在全球范围内。 这里引用卢旺达作家 Bangambiki Habyarimana的话:“打破束缚你的任何教条和程序,你就能掌控世界,拥有世界。”当今的商界领袖有机会创造一个以前无法想象的未来。随着技术和全球化打破地理疆界,我 们也必须突破思维的界限。现在是培养成长心态和文化的时候了。   1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6 年 2 月 4 日)。The Role of Emerging Markets in a New Global Partnership for Growth by IMF Managing Director Christine Lagarde.(新兴市场在新的成 长型全球伙伴关系中的角色,作者:IMF 总裁 Christine Lagarde。) https://www.imf.org/en/News/Articles/2015/09/28/04/53/sp020416#P27_3292
 2 PWC。(2015)。The World in 2050 Will the shift in global economic power continue?(2050 年的世界:全球经济力量的转移会继续吗?) https://www.pwc.com/gx/en/issues/the-economy/assets/world-in-2050-february-2015.pdf 3 Dweck, Carol S. Mindset: The New Psychology of Success. (思维模式:新的成功心理学。)纽约: Ballantine Books出版社,2007 年。印刷。 4 美世。(2017)。Thrive Model:How to Win in an Age of Disruption.(茁壮成长模式:如何在颠覆性变革的时代取胜。) http://www.mercersignatureevents.com/ASIAHR2017/hongkong/agenda.shtml
 5 Senn Delaney。(2014)。New Study Findings, Why Fostering a Growth Mindset in Organizations Matters.(新的研究结果:为什么在组织中培养成长思维很重要。) http://knowledge.senndelaney.com/docs/thought_papers/pdf/stanford_agilitystudy_hart.pdf
 6 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2014 年 5 月 30 日)。Emerging Markets Account for 90% of the Global Population Aged Under 30.(新兴市场占全球 30岁 以下人口的 90%。) http://blog.euromonitor.com/2014/05/emerging-markets-account-for-90-of-the-global-population-aged-under-30.html
 7 Lam, David。(2014)。The Demography of the Labor Force in Emerging Markets.(新兴市场劳动力人口统计。) https://www.kansascityfed.org/publicat/sympos/2014/2014Lam.pdf 8 GE Reports。(2014 年 6 月 20 日)。The Rise of Emerging Market Startups.(新兴市场新创公司的崛起。) https://www.ge.com/reports/post/93343731983/the-rise-of-emerging-market-startups/
 9 OECD。(2010 年 5 月 26 日)。Economy:Developing countries set to account for nearly 60% of world GDP by 2030, according to new estimates.(经济:根据新的估计,发展中   

David Anderson | 24 七月 2018
tiles1

联系我们

与美世顾问对话

back_t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