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

随着风险资本持续涌入成长市场,老牌企业——无论其规模大小——都将被迫迎接快速增长的颠覆者所带来的猛烈竞争。举例来说,PitchBook 的数据显示,2016至2017年,亚洲的风险投资增长占全球风险资本增长的比例最大,并有望在2018年占到所有风险资本投资的10%。涌动的投资促使亚洲各地区的独角兽企业兴起——无论是印度的Oyo Rooms和Big  Basket,东南亚的Traveloka和Tokopedia,还是中国的滴滴和平安陆金所——他们威胁着零售、酒店、交通、金融等各行各业的老牌企业。 在美国,老牌企业通过做早期投资来应对资金雄厚的行业新贵的蓬勃兴起。这一企业风险投资(CVC)运用了一项关键而通常被许多大企业配置不当的资产:现金。去年,CB Insights调研显示,亚洲公司在CVC公司前50强中占据超过12个席位,其所开展的交易占到交易总数的近30%——较2016年提升8%。然而,对于一些企业来说,大肆进入风险投资领域看上去复杂且风险四伏。CVC通常迫使企业高管重新思考他们的增长策略,任命顾问和投资银行家,甚至是对其业务模式的可行性和行业的本质提出质疑。 尽管CVC颇为流行,并非每一家公司在每一种情况下都适用。许多公司通常忽略员工中已存在的创意和抱负。如果从事副业的员工人数在全球飙升能带给我们任何启发,那就是员工当前的职位无法充分满足其财务和生存需求。比方说,根据GoDaddy 2017年的一项调查,77%的菲律宾居民、54%的新加坡居民和37%的香港居民在本职工作外从事副业。受到来自敏捷度更高的初创企业压力的企业决策者必须找到方法,利用并引导员工的抱负,以促进企业的发展,应对未来的考验。 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培育一种创新与内部创业的文化,这样才能催生出新创意和新事业。然而,构建这一文化所需的策略不能完全依赖于自发性,而需要用心设计并积极管理。这需要实施系统和项目以鼓励、奖励员工发挥创意,进行协作和试验,甚至异想天开——若员工的创意被实施、商业化或剥离成为独立公司,还必须确保员工能分享其红利。 开展此类项目的一个方法是借用犯罪学中的一个定律:手段、动机和机会。若要采取让企业和员工都受益的行动,员工必须有采取行动的手段,采取行动的动机和采取行动的机会。那么具体来说有哪些要求呢? ●     手段 – 为员工提供必要的资金、知识、工具和权限,以便其构思创意,成立合适的团队,开发商业案例,完善和测试创意。这可能意味着设立一项内部风险资金或开展路演比赛,组织内部创业或设计思维研讨会。 ●     动机 – 激励员工不要囿于手头上的工作职责,而要更深入地思考,在既定的框架内对员工的冒险行为给予奖励,允许员工分享其工作成绩所带来的任何财务盈利。这可能意味着对于提出了值得进一步考察的创意的员工,给予其奖金,确保员工能获得自己的发明成果的版税,或允许员工获取股权或在子公司中担任领导职位。 ●     机会 – 为创意和协作创造时间和空间,确保员工在从事内部副业与承担本职工作之间找到平衡。这可能意味着设立一个内部初创企业孵化器,每天或每周分配时间用于内部创业活动,或提供关键的工作场所和设备。 企业若仅仅鼓励员工自发创新是远远不够的。企业必须实施项目和流程,赋予员工以手段、动机和机会来做这件事情。不过,尽管如此,注入一种内部创业的思维,这需要企业内各个层面的员工重新思考其工作的目的,以及工作场所的参数。几十年前,员工花费更多的时间开发创意而非本本分分地完成本职工作还为企业所深恶痛绝。而今,在当前的环境下,新的创意可能会比员工的日常工作成果能创造多得多的价值。 保持工作效率和管理风险之间需要取得平衡,尽管如此,领导者也应该开始重新思考如何部署人力资源。你的人力资源是更有效地投入到当前的核心业务,以维持当下的生存,还是用于提升业务,以赢得未来?在许多职场操守和组织架构颠覆传统的成长市场,应对这些相互角力的问题尤为迫切。 随着成长市场的新兴企业数量的攀升,老牌企业需要采取积极举措,以保持参与度和竞争力。尽管一些企业转而诉诸于企业风险投资来获得上涨空间,但CVC并非人人适用。无论是与CVC策略相结合或是取而代之,企业都应向内部寻求创新。员工通常准备就绪且有能力成为内部创业者,他们所需的是手段、动机和机会来发挥其创意。并非每家公司都需要投资于初创企业,以确保在变化多端的市场中获得增长。具有前瞻性思维的企业将投资于企业内部的创意和人才,释放一种初创企业文化,从内部驱动增长。

Remington Tonar | 30 十月 2018
tiles1
创新

随着风险资本持续涌入成长市场,老牌企业——无论其规模大小——都将被迫迎接快速增长的颠覆者所带来的猛烈竞争。举例来说,PitchBook 的数据显示,2016至2017年,亚洲的风险投资增长占全球风险资本增长的比例最大,并有望在2018年占到所有风险资本投资的10%。涌动的投资促使亚洲各地区的独角兽企业兴起——无论是印度的Oyo Rooms和Big  Basket,东南亚的Traveloka和Tokopedia,还是中国的滴滴和平安陆金所——他们威胁着零售、酒店、交通、金融等各行各业的老牌企业。 在美国,老牌企业通过做早期投资来应对资金雄厚的行业新贵的蓬勃兴起。这一企业风险投资(CVC)运用了一项关键而通常被许多大企业配置不当的资产:现金。去年,CB Insights调研显示,亚洲公司在CVC公司前50强中占据超过12个席位,其所开展的交易占到交易总数的近30%——较2016年提升8%。然而,对于一些企业来说,大肆进入风险投资领域看上去复杂且风险四伏。CVC通常迫使企业高管重新思考他们的增长策略,任命顾问和投资银行家,甚至是对其业务模式的可行性和行业的本质提出质疑。 尽管CVC颇为流行,并非每一家公司在每一种情况下都适用。许多公司通常忽略员工中已存在的创意和抱负。如果从事副业的员工人数在全球飙升能带给我们任何启发,那就是员工当前的职位无法充分满足其财务和生存需求。比方说,根据GoDaddy 2017年的一项调查,77%的菲律宾居民、54%的新加坡居民和37%的香港居民在本职工作外从事副业。受到来自敏捷度更高的初创企业压力的企业决策者必须找到方法,利用并引导员工的抱负,以促进企业的发展,应对未来的考验。 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培育一种创新与内部创业的文化,这样才能催生出新创意和新事业。然而,构建这一文化所需的策略不能完全依赖于自发性,而需要用心设计并积极管理。这需要实施系统和项目以鼓励、奖励员工发挥创意,进行协作和试验,甚至异想天开——若员工的创意被实施、商业化或剥离成为独立公司,还必须确保员工能分享其红利。 开展此类项目的一个方法是借用犯罪学中的一个定律:手段、动机和机会。若要采取让企业和员工都受益的行动,员工必须有采取行动的手段,采取行动的动机和采取行动的机会。那么具体来说有哪些要求呢? ●     手段 – 为员工提供必要的资金、知识、工具和权限,以便其构思创意,成立合适的团队,开发商业案例,完善和测试创意。这可能意味着设立一项内部风险资金或开展路演比赛,组织内部创业或设计思维研讨会。 ●     动机 – 激励员工不要囿于手头上的工作职责,而要更深入地思考,在既定的框架内对员工的冒险行为给予奖励,允许员工分享其工作成绩所带来的任何财务盈利。这可能意味着对于提出了值得进一步考察的创意的员工,给予其奖金,确保员工能获得自己的发明成果的版税,或允许员工获取股权或在子公司中担任领导职位。 ●     机会 – 为创意和协作创造时间和空间,确保员工在从事内部副业与承担本职工作之间找到平衡。这可能意味着设立一个内部初创企业孵化器,每天或每周分配时间用于内部创业活动,或提供关键的工作场所和设备。 企业若仅仅鼓励员工自发创新是远远不够的。企业必须实施项目和流程,赋予员工以手段、动机和机会来做这件事情。不过,尽管如此,注入一种内部创业的思维,这需要企业内各个层面的员工重新思考其工作的目的,以及工作场所的参数。几十年前,员工花费更多的时间开发创意而非本本分分地完成本职工作还为企业所深恶痛绝。而今,在当前的环境下,新的创意可能会比员工的日常工作成果能创造多得多的价值。 保持工作效率和管理风险之间需要取得平衡,尽管如此,领导者也应该开始重新思考如何部署人力资源。你的人力资源是更有效地投入到当前的核心业务,以维持当下的生存,还是用于提升业务,以赢得未来?在许多职场操守和组织架构颠覆传统的成长市场,应对这些相互角力的问题尤为迫切。 随着成长市场的新兴企业数量的攀升,老牌企业需要采取积极举措,以保持参与度和竞争力。尽管一些企业转而诉诸于企业风险投资来获得上涨空间,但CVC并非人人适用。无论是与CVC策略相结合或是取而代之,企业都应向内部寻求创新。员工通常准备就绪且有能力成为内部创业者,他们所需的是手段、动机和机会来发挥其创意。并非每家公司都需要投资于初创企业,以确保在变化多端的市场中获得增长。具有前瞻性思维的企业将投资于企业内部的创意和人才,释放一种初创企业文化,从内部驱动增长。

Remington Tonar | 30 十月 2018
tiles1

联系我们

与美世顾问对话

back_t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