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

过去,劳动者在 65 岁左右退休,然后靠养老金、积蓄和家庭的资助生活。但由于人们变得更加健康,更加长寿,在 60 多岁退休如今对他们不再有吸引力。许多人打算一直 工作到六七十岁,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希望如此,而更可能是出于经济需要。 美世最近的一项研究《健康、财富和职业: 财务安全新举措》探讨了影响财务安全和退休理念的因素。该研究在 12 个国家展开, 调查了 7000 名来自 6 个不同年龄段的成年人,以及 600 位商界和政府高管。超过三分 之二 (68%)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希望继续工作到传统的退休年龄之后。 今天,人们工作和退休的方式从根本上发生了变化。雇主和劳动者需要适应这样的变化。这种情况在亚洲和拉美这样的成长型市场中尤为显著,在这些地区,市场迅速扩张,同时成长中的中产阶级对未来持乐观态度。但是,他们需要工具来确保他们能够保持更高质量的晚年生活。 城市化 这些老龄化人口面临城市化的经济,这也将对数代劳动者和家庭结构产生影响。例如,在中国,传统上年轻一代赡养老 一辈人,并且预计到 2030 年,60% 的中国人口将位于城 市,城市化将塑造这个蓬勃发展的国家的物质和文化结构。 中国家庭如今面临着更高的住房、交通和食品价格,更不用说愈发有限的劳动力流动了。 拉丁美洲也是世界上城市化程度最高的地区之一(相比之下, 欧盟的城市化比例为 74%;东亚和太平洋地区为 50%)。联 合国人居署预测,到 2050 年,拉丁美洲的城市将涵盖该地 区 90% 的人口。拉美国家,例如智利,传统上有着非常家庭 化的文化,因此城市化也会使家庭结构和劳动力流动承受压 力1。 是时候摒弃退休观念了 今天,在全球范围内,人们平均希望拥有 15-20 年的退休生活。如果没有更好的规划,许多人会要么提早花完了自己的积蓄,要么不得不降低他们预期的生活质量。这些情况在许多增长型经济体中将变得更加严重,因为雇主资助的退休福利往往尚不成熟,而政府养老金制度的可持续性则受到威胁。在未来 20 年中,在职人员与退休人员的比例将大幅下降,全球数据将从今天的 1:8 变为 2050年 的 1:42。 而在智利、中国和巴西这样的国家实际上将减半至 1:2。这 给社会体系带来了巨大的压力。由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临时工比例较高,这种压力也随之增加。在一些国家,高达 50% 的劳动力为临时工。这些劳动者可能不会对社会保险和养老制度作出贡献或从中受益。除了对个人的影响外,这还可能对宏观经济产生深远影响。3 在成长型市场,养老金支出在 GDP 中的比例也正在增长。 加之人口老龄化,政府养老金制度的可持续性甚至更低。例如,意大利、希腊和乌克兰的养老金支出在 GDP 中的比例 跻身全球最高行列——16%左右,而 2000 年时该比例为 10% 左右,由此可见养老金支出的快速增长。其他许多欧洲国家也有着相当高的比例(高于 GDP 的 11%),包括葡萄牙、法 国、奥地利、斯洛文尼亚、西班牙和芬兰。与之相比,美国 的公共养老金支出目前占 GDP 的 7%,而日本和匈牙利则占 GDP 的 10%。4 随着社会的迅速老龄化,各个机构将需要更灵活地提供能满足 不同员工需求的方案——从通常频繁跳槽的千禧一代,到寻求财务稳定的临时工,再到希望保持健康以便工作更久以确保晚年收入的年长劳动者。2010 年,在全球 65 岁以上人口 中,36% 位于东亚和太平洋地区。2015 至 2034年,仅东亚的老年人口预计将每五年增长约 22%。5 当我们探索老龄化和城市化的成长型市场,雇主们需要为多代劳动力做好准备。很大一部分劳动力正在变老,而他们尚未到退休年龄。此外,更多的年长劳动者越来越可能居住在城市地区,他们的劳动力流动性更低,行业选择也更少,更不用说由于中产阶级和上层阶级在城市置业,生活成本也只会更高。这就给个人幸福生活更久的能力带来了压力。 雇主和雇员对工作和退休的不同期望可能对双方起到帮助。年长的劳动者拥有丰富的经验,而这可能是极具价值的——有办法延长这些员工贡献年限的雇主则可能获得竞争优势。 如果根据不同的能力或者调整过的时间表,人们可以再工作十年或二十年(或三十年),那便意味着人们将有更多的时间为储蓄和投资作出贡献。理想的情况是,无论人们如何构建他们的工作生活,他们都能保持一个适用于更长时间的稳定的储蓄计划。这还可以为那些暂时停止工作、灵活安排工作或在非正式经济中工作的人们提供更好的退休福利。 在政策层面上,是时候考虑提高甚至取消设立退休年龄了。同样地,许多国家需要考虑激励人们工作到传统的退休年龄之后。尽管一些成长型经济体在这方面取得了成功,例如新加坡,但激励人们工作更长时间的社会养老制度的数量仍然较少。 个人可以做什么 在全球范围内,调查的受访者认为退休规划是他 们自己的责任,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对存钱能力感到乐观。例如,中国在对未来的乐观态度上排名最高。70%的人希望在完全退休后维持生活质量。 这可能归因于快速增长的中产阶级和传统的储蓄文化。虽然存款不一定要用于退休,但为将来存钱是许多中国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另一方面,作为世界上第二大老龄社会, 日本的 财务安全感非常低,72% 的调查受访者表示,他 们不觉得财务上有保障。只有 21% 的人希望在完全退休后能保持预期的生活质量,而仅有 8% 的 人有信心已经存够了保障退休生活的钱。78% 的 受访者至少对自己的经济状况或多或少地感到压力,这并不奇怪,而导致这种压力最主要的因素 包括个人健康、缺乏对国家养老金的信赖,以及没有存够退休的钱。 不光是日本,当我们放眼世界各地的老龄化社会时,这些令人担忧的统计数据便为我们敲响了警钟,提醒我们如果不采取行动,长期储蓄缺口可能产生怎样的影响。虽然我们承认更好地为退休做准备是自己的责任,但我们却没有采取必要的行动来改善我们的财务安全。 85% 的受访者愿意改变他们目前的生活方式,为了负担得起 更长久的生活,有必要进行折衷,例如存更多的钱或者精简生活。40% 的人愿意节省更大比例的可支配收入,32% 的人 愿意缩减开支和精简生活。27% 的人愿意从事兼职工作。受 访者们正在就他们应该做的权衡寻求更多的指导。  雇主可以做什么 由于晚年生活有着不同的经济需求,灵活性便显得至关重要。 人们想自己决定工作多久。对于雇主而言,一个当务之急便是 重新考虑他们的退休福利,特别是员工们可能想继续工作到传 统的退休年龄之后。这意味着在许多情况下,尤其是面临着不断萎缩的人才库,雇主能从年长劳动者的经验和技能中受益 。 雇主能从帮助员工改善经济状况中获益良多。研究表明,财务 上缺乏保障的员工会承受更大的压力并且容易分心,从而导致生产力低下、客户服务较差及健康受损。事实上,美世的研究 发现,全球 40%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财务安全给他们带来了压力。 研究还发现,79% 的成年人相信雇主会对财务规划提供合理的建议。86% 的雇员表示,如果雇主改善福利或者增加参与投资 计划的机会,他们会对工作感到更加满意并对公司有更强的认 同。简而言之,劳动者们希望得到雇主的帮助,这也是在帮助他们自己。 在工作期间担心金钱问题会对生产力产生极大的影响,但如果雇主帮助员工找到适当的财务工具和信息从而做出更明智的财务决定,包括长期储蓄计划,那么这个问题便可以解决。除了实际获益之外,雇主努力帮助员工实现财务安全也是正确的做法。 这些工具对千禧一代尤其有效。他们是今天劳动力中财务最不安全的一代。93% 的人愿意使用在线工具来帮助追踪和管理他们的财务、健康和个人数据,只要这些工具易于使用并且确保数据安全。82% 的受访千禧一代表示,如果他们了解这些储蓄对晚年的影响,他们会存下更多的钱。 雇主需要将储蓄转化为一种有吸引力的体验,通过简单的语言、工具以及可以实时追踪储蓄和进展的能力,使储蓄变得切实可行。储蓄领域可能会因此出现颠覆性的变化,正如 在 20 世纪 70 年代和 80 年代的健身革命以及如今用于追踪、激励和改善表现的数字化工具推动下的健身领域的变革。  为更好的未来生活即刻行动 即刻行动不单单是个人的责任,也适用于企业和政府。调整长期的储蓄方案和产品以适应新的人口和经济现状,这一任务刻不容缓。现行的做法可能使大量的人面临贫困的风险,更不用说工作中生产力的下降。运用创造性和战略性思维将会改变许多人的未来。 退休储蓄的动态需要改变,以反映我们多样化和现代化的社会制度和工作经历。财务安全不应该只是那些有机会参与雇主福利方案、某一性别或者年长的人才能享有的。公共部门与私营机构必须从现在开始联合起来,确保人人都能享有财务安全。   1 来源:联合国人居署,2012 年 2 联合国人口数据,2017 年
 3 来源:世界银行,2017 年
 4 来源: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2015 年 5 Source: World Bank, 2015 6 来源:美国中央情报局,2017 年   

Renée McGowan | 12 六月 2018
tiles1

联系我们

与美世顾问对话

back_to_top